2008年年会简报

发布日期:2014-04-17 18:04:13 文章来源:原创 浏览次数:1238

“中国教育学会德育论专业委员会第17届学术年会”会议综述 

中国教育学会教育学分会德育论专业委员会于10月9日至15日在华中师范大学举行。会议由华中师范大学杜时忠教授主持,鲁洁教授、檀传宝教授致开幕词,华中师范大学谢守成书记、教育学院涂艳国院长致欢迎词。本次会议的议题 是“汶川大地震给人们的启示与反思”“和谐社会、价值多元与德育变革问题研究”“德育学科建设问题研究”“改革开放以来学校德育理论与实践的总结与反思”等。 

主题报告 

1.坟川大地震的道德连释及其教育意义

四川师范大学郑富兴教授在报告中说,5.12”汶川大地震,让我们看到了人性的圣洁光辉,回顾这次大地震中生命的流失与挽救,无疑是对生者的一种道德洗礼,对川大地震的道德诊释也是社会对十几年来社会道德状况和道德教育理念的一次集体反思。郑富兴教授从七个方面对汶川大地震给予了道德论释:一是道德、人性与走出危机论二是道德的压力和暴力与道德的自由和理性;三是教师的道德评价:职业伦理与个人道德四是英雄道德与常人道德五是生命关怀的道德缺陷六是陌生人伦理的穿越:同情、文化认同与道德想象七是公民精神还是民族精神:灾难中传统美德的保护作用。在报告结束时,郑教授总结了道德的现代困境,并分析了其教育启示。郑教授提出了许多需要人们思考的现代道德问题,如基于个人的善的传统道德与基于自由与权利的现代道德有何关系道德真的可以理性吗(哪怕是所谓的实践理性)道德自由与德性伦理有何关系一个开放和价值多元的社会,是否只能讲个人权利与自由,而放弃对人的道德与责任要求?

2.道德冷漠与道德教育

南京师范大学道德教育研究所高德胜教授从道德冷漠及其后果、道德冷漠的现代产生、教育不能冷漠三个方面对该主题进行了阐述。在第一部分中,高教授讲述了道德冷漠的界定及其基本表征。道德冷漠就是对道德的冷淡与不关心。这 种冷淡与不关心既可能是一种注定的责任推拒,也可能是一种无意识的道德麻木。在第二部分—道德冷漠的现代生产中,高教授从三个方面作了论证。一是推向极致的现代分工在“解放”人的同时,也在“毁坏”人。由于人们被局限于自己狭小专业领域,越来越难以与专业外的人进行沟通,因而导致在道德上反映为“道德窒息”“道德残废”“道德绝望”。二是现代组织的去道德化。现代社会的两个强势的组织类型,一是官僚机构,一是商业机构,它们在对待道德上的态度是一致的:摆脱道德的束缚,消除道德压力,置身道德之外。道德在制度规则面前显得无能为力。三是电子媒介与“苦难饱和”。电子媒介自身的特点,导致人们对苦难己经麻木不仁,对日常化的苦难熟视无睹,从而产生一种道德冷漠现象。介于上述道德冷漠产生的一些原因,高教授认为,教育不能冷漠,只要我们的教育保持清醒,在坚守中创新,学校教育还是可以贡献自己柔韧而绵长的力量的。这主要需要三方面的努力:一是构建学习共同体。学校教育要想在抵制现代社会的道德冷漠中发挥作用,必须进行自我改造—摒弃现代机构的弊端走向学习共同体。二是加强学校媒介建设与网络意识培养,包括坚守自身特性的意 识、揭示媒介与网络危险的意识、弥补电子媒介与网络缺陷的意识。三是远距离道德的构建。道德和道德教育需要通过自身的努力培养自律的人,并加强“风险意识”与普遍伦理的教育。总之,正确认识自我,正确理解、评价、包容他人应该是当代学校的教育主题之一。 

议题讨论 
1.坟川大地震后的德育反思

南京师范大学道德教育研究所金生紘教授认为,这次空前的大地震让我们有太多的感触,它引发我们思考我们的政府、社会以及当前的教育问题,从政治伦理、社会伦理和道德伦理出发,整体看待这次大地震给人们的启示。华中师范大学杜时忠教授认为,以前我们对青少年的道德状况的判断是悲观的,但从这次大地震中所表现出来的同学之间的友情来看,我们需要正确看待道德。现今的孩子有问题是正常的,有榜样也是正常的,不要用暂时的眼光、暂时的判断来概括整个情况。南京师范大学赵志毅教授认为,德育是要思,但更要做。社会有问题不能责怪孩子。我们现在需要把注意力放在孩子身上还是政治伦理上?社会风气不正,政治伦理有问题,需要及早修补。德育工作者要为政治伦理进行呐喊。西南大学易连云教授认为,80后”90后”的学生的品质还是值得肯定的。社会风气的原因、制度的缺失是整个道德问题产生的原因。道德依靠自觉是不可行的,比如说这次大地震中的教师逃跑,应反思为什么他受了最好的教育,等到危难来临之时却回归到了自己的本能?应该说受教育越多,人应该越理性,所以制度是维系道德的不可或缺的要素。北京师范大学王啸博士则认为,汶川大地震唤醒了中国人的常识意识。中国传统教育的圣人情节太多,缺少对人常识性知识的教育。高德胜教授认为,中国人缺乏一种刨根问底的精神。我们能够面对很多的灾难,洪水、冰雪灾害等等,为什么没有反思其中深层次的问题怎样的教育改革是我们所需要的?为什么发生这么多的灾难,却没有一个组织或个人出面担负责任?我们需要培养敢于负责的人以及社会,需要培养这个社会的批判者。鲁洁教授说道,一个没有反思精神的民族是没有出息的。道德教育如何引导整个民族具有反思的意识社会的问题不靠教育,靠什么?汶川大地震的感人事迹说明,人是可以这样活的,这样好的,所以对我们对教育还是要有信心的。道德教育就是要告诉别人应有怎么样的生活。这次大地震是非常好的教育资源,也是非常好的教育契机。在处理个人与社会的关系上,以往个人总是要服从社会,而如今社会的利益在一定的程度上也需要为个人作出牺牲。这次大地震使我们在道德价值的选择上有所突破。如果我们不深入反思这次大地震,不利用这次教育契机,那么事后人们会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2.和谐社会、价值多元与德育变革问题研究

北京师范大学檀传宝教授认为,在多元价值背景下,我们要进行道德批判力的培养。我们现在更多注重教育负面影响的批判,而忽视对正面影响进行反思。在当今社会中,我们需要更多地关注生命权利、普适伦理的教育。汶川地震更多的是政治伦理、政治制度的问题,但从教育学意义上来看,我们要关注公民教育,尤其是多元价值背景下,NGO的兴盛,更使我们对公民意识的教育不容忽视。上海师范大学刘次林教授认为,政治体制的改革以往都是自上而下进行的。多元价值的盛行使政治体制由下而上进行改革成为可能,这就是使教育尤其是德育的改革成为可能。易连云教授认为,对孩子进行鼓励,让他们对未来充满信心,是很必要的。华南师范大学麦志强教授认为,在社会和世界的构成中,道德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所以德育变革要适应社会变革的需要。深圳大学刘志山教授认为,德育的变革要处理好三个关系,即人与自身的关系、人与社会的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只有这个三个关系达到和谐,我们的和谐社会才能稳步推行。福建师范大学毕世响教授认为,德育变革不能把道德置于非常态的位置,而应把道德置于常态,达到“无为而为”的最终状态。 

3.中国传统道德的现代转换问题

陕西师范大学孙峰副教授认为,在现行社会中,人们对中国传统道德的批判过多,正面导向太少,应多树立一些正面典型。曲阜师范大学唐爱民教授认为,我们应该文化寻根,做好传统文化的普及工作。华中科技大学刘长海博士认为,对照传统德育的精英教育模式,现代社会更多的是平民教育。这就需要我们做好制度建设,完善现代教育的制度建设问题。高德胜教授认为,“传统”的范围也应该包括中华民国时期,而且中华民国时期处于中西交汇的特定阶段,具有与现行社会相似的特征。我们应该留意流淌中的传统,注重乡村文化。杜时忠教授认为,对于传统道德,我们应该整体批判、具体继承。由于社会结构的变化,垂直关系向平行关系转变,为此,我们应该根据现代社会的观念应对传统道德。鲁洁教授认为,我们要承认多元价值的存在,但也要承认普遍价值的存在。多元背景说明任何人都可以从事道德教育,普遍价值说明传统道德具有转换成现代道德的可能性。我们现在需要做的乃是“以中释中”,而不是用西方的话语来解释中国的传统道德。金生兹教授认为,道德价值是不变的,但道德传统是可以批判继承的。传统的道德教育与政治纠缠在一起,为此,我们需要解剖传统道德的内涵。民族精神需要我们认真审视道德传统,防止它与道德实践土壤割裂,造成民族道德精神危机。郑富兴教授认为,由于古代社会存在社会共识,因此古代社会的德育是社会德育。当今我们要进行道德教育就需要形成具有道德共识的社会。 
4.德育学科建设问题研究

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刘惊铎教授提出把改革开放30年的成果放到德育学科当中,让学生体验到社会的发展变化。刘次林教授认为,应按照中小学德育教学模式对大学生德育教材进行必要的梳理。高德胜教授认为,德育学科还是要研究德育的本质、功能、目的。除了这些研究以外,我们要拓展视野,研究科技、网络、休闲等与德育的关系,要注重实践方法的研究,加强实践取向。赵志毅教授认为,德育学科建设可以借鉴树状结构,以德育的本质、功能、目的为本,以教材建设、课程建设为枝干,构建全面系统的德育学科体系。金生兹教授认为,伦理学基础的缺乏是德育原理建设的软肋。如果学生认为德育原理不成为知识的话,德育学科是没有吸引力的。毕世响教授认为,德育学科建设要重点加强社会德育问题的研究,要解放教育学,用人类的全部文化教育人。鲁洁教授认为,德育的教材建设与学科建设并不是一回事。德育学科建设应该有一定的高度,理论高度、时代高度,从重大问题的理论高度思考今后的学科建设,不要停留在我们教的课程、教材上,否则还是停留在原来的水平。

5.改革开放以来学校德育理论与实践的总结与反思

刘志山教授认为,改革开放以来学校德育理论与实践的总结与反思,应从四个方面进行总结:一是高等教育与基础教育之间的区别;二是理论与实践之间的反差;三是社会期望与社会效果之间的对比;四是道德要求与社会现实之间的差距。德育工作的实践表明,我们应该加强大、中、小学的德育一体化教育,保持德育的连续性。鲁洁教授认为,如何使道德有力量,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改革开放唤醒了人们的公民意识、权利意识,但却没有使人们看清这些意识背后的东西,例如一个钟点工母亲辛辛苦苦挣钱供自己的孩子读书,孩子到头来却说“这是你应尽的义务”。所以说,现在不缺乏权利意识,关键是如何唤醒人们的感情,如何处理好个人的情感道德与公民道德之间的关系。

与会专家、学者一致认为,德育是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要以这次坟川大地震为契机,认真反思人性问题、道德问题,做好传统道德的现代转换工作,构建德育学科体系,以适应多元价值背景下构建和谐社会的需要。

(杨建伟整理)

上一篇:2005年年会简报    下一篇:2010年年会简报